“恐怖主义”是穆斯林的专有名词吗?

上月初,美国再次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枪手在俄亥俄州代顿市俄勒冈区发起袭击, 32秒内击中26人,其中9人丧生,17人受伤;月末,得克萨斯州西部厄尔巴索地区也发生枪击事件,造成至少5人死亡、21人受伤。

在美国这样一个以“反恐”著称的超级大国,此类枪击事件层出不穷,人们终于开始反省,所谓的恐怖主义,到底是否真的仅仅局限于穆斯林?白人发起的种族主义暴力事件,是否也可以归为恐怖主义的范畴?

从传统意义而言,所谓的“恐怖分子”,被视为穆斯林的代名词。然而,近年来,整个西方世界中绝大多数极端暴力事件皆出自白人之手,可是,媒体及政客似乎并不愿承认这些暴行也属于恐怖主义行径。

这两起最新大规模枪击事件爆发不久,《纽约时报》专栏刊登文章,提出疑问:倘若这两起枪击事件出自穆斯林之手,美国政府及国际社会必然会震怒,各方必定会于第一时间谴责伊斯兰信仰及穆斯林群体,甚至还会发起新的打击行动。

《纽约时报》还指出:“若果真如此(穆斯林发起枪击案),强大的美国政府肯定会不遗余力地对他们穷追猛打,从源头上杜绝他们接触到杀伤性武器,切断他们的经济来源,打压他们的宗教信仰,严格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与他们有关联的组织和个人都会受到制裁,就连他们进行宗教活动的场所也会受到监控,嫌疑犯的亲朋好友也会受到牵连,政府还会设立专门的组织去打击他们。”

《纽约时报》的核心疑问在于,政府及媒体何时才会一视同仁地对待白人群体,在他们犯下此类滔天罪行时称他们为恐怖分子、对他们进行严厉打击?白人至上主义以及基于此的暴力事件何时才会纳入恐怖主义的范畴?

这,也是很多普通民众的疑问所在。

问题在于,伊斯兰到底何时成了众矢之的?

《纽约时报》这一文章的核心,实质上是在呼吁政府及各界扩大“恐怖主义”及“恐怖分子”的定义范畴,是在反对将“恐怖主义”强加于某个特定群体,反对让整个穆斯林群体背负“恐怖分子”的罪名,反对将“恐怖”视为穆斯林及伊斯兰的专有名词。

或许,这种呼吁只是无力而又无助甚至绝望的呐喊,我们似乎看不到改变的来临。但是,在等候改变的同时,我们也应当去理清一个疑问——伊斯兰信仰、穆斯林群体到底何时成为了世人眼中的邪恶轴心?世人到底为何痛恨伊斯兰及穆斯林?为何伊斯兰和穆斯林会成为恐怖主义的代名词?

这些,都是我们亟需弄清楚的问题。

虽然人们习惯于用有色眼镜看待伊斯兰及穆斯林,虽然穆斯林总是被视为“恐怖分子”,但是,研究发现,纵观人类历史,“恐怖主义”与穆斯林群体及伊斯兰信仰之间没有任何直接的关联,所有的恐怖主义行径,全都基于极端个人及组织的政治及经济诉求。

我们必须承认,任何人都有可能犯下恐怖主义行径,不论是穆斯林、基督徒、犹太人、印度教徒、佛教徒以及任何宗教群体,甚至是无神论者,都有可能成为恐怖分子,我们应当拒绝让“恐怖”成为强加于穆斯林群体的一把枷锁。

倘若我们无法弄明白穆斯林及伊斯兰缘何会成为“恐怖”的代名词,我们就无法说服世人扩大他们对“恐怖”的定义,更无法说服世人摘下有色眼镜去公平对待穆斯林群体。

倘若我们无法直面世人对穆斯林及伊斯兰的无端仇恨,我们就无法带着公正之心看待白人至上主义以及任何基于种族的歧视性行为。

2011年,美国非主流学者山姆•哈里斯(Sam Harris)遭到著名记者克里斯•海迪斯(Chris Hedges)投诉,前者不断发表反穆斯林言论,甚至提出针对穆斯林的种族清洗。为此,所谓的“学者”哈里斯先生发表一篇长达1800页的报告,向海迪斯发起攻击,声称后者恶意中伤自己。哈里斯指出,自己并没有反对穆斯林,自己不是穆黑,声称他反对的是意识形态,而非个体。

换言之,他认为自己反对的是伊斯兰信仰,并非信仰伊斯兰的穆斯林。

哈里斯在这份长篇报告中指出:“我对宗教信仰尤其是伊斯兰信仰的研究核心都在于其信仰体系中的负面及不良思想,这些不良思想终会给我们带来伤害与恶果。我必须承认,我非常厌恶伊斯兰,但我只是讨厌伊斯兰的信条,我并不厌恶穆斯林群体,我并没有仇穆思想。”

可笑的是,哈里斯如此自相矛盾而又无比幼稚的说辞,依然得到了诸多仇穆分子的拍手叫好与随声附和。

当有人问哈里斯他到底讨厌伊斯兰的什么思想时,他说:“我痛恨伊斯兰的殉道理论、荣誉谋杀、圣战等等。”

问题在于,哈里斯对于伊斯兰的研究,仅仅局限于若干在穆斯林群体内部都颇具争议的话题,而这些话题大多出自学者们对信仰的理解与演绎,并非出自古兰经文或圣训。哈里斯之所以选择此类话题,不过是为了吸引世人眼球,激发现代自由主义对宗教信仰尤其是伊斯兰信仰的仇恨。哈里斯在其著作中生搬硬套地引出某些争议性话题,坚称这些就是伊斯兰的根本与核心,让人们进一步加剧对伊斯兰的误解与偏见。哈里斯在其著作中指出:“的确,殉道与武装圣战是伊斯兰信仰中最容易引起争议的话题,然而,对穆斯林而言,这就和他们诵念清真言或礼拜朝觐一样平常,同理,2005年伊斯兰国圣战分子将一众异教徒砍头示众并拍摄视频发布互联网,这也很平常,这些视频甚至如情色片一般在穆斯林世界盛传。问题在于,他们的所有行为,全都出自古兰经的教导,全都有据可查。”

对于真正研究伊斯兰之人而言,哈里斯发布的所谓报告只能用“满纸荒唐言”形容,甚至有非穆斯林学者直言哈里斯所言皆为“垃圾”“废话”。

所谓殉道,并非伊斯兰信仰的专属,基督教、犹太教等皆有这一思想。而饱受诟病且备受非穆斯林攻击的 “圣战”,其核心也并非武装与暴力,而在于人与自己私欲及心魔的斗争,在于穆斯林的自我提升。

诵念清真言是穆斯林信仰的基本核心所在,前往麦加朝觐,也不过是穆斯林信仰的一项主命功修。对于伊斯兰恐惧症分子及仇穆分子而言,这一切,都是伊斯兰信仰的“厌恶之处”。

问题在于,哈里斯之流如此疯癫的狂言乱语竟然在西方社会拥有大量受众,这很难让人理解。在这些所谓“学者”的渲染之下,无知者更为无知进而愈发无畏,他们对穆斯林及伊斯兰的无端仇恨也愈发强烈。

对于伊斯兰信仰的信条与思想,穆斯林学者们在过去一千四百多年间一直都在努力研究。对伊斯兰信仰真正核心几乎一无所知的非穆斯林学者总能从最为独特的角度出发,去挖掘他们眼中伊斯兰信仰的阴暗面。穆斯林学者们在研究伊斯兰的过程中逐渐形成了不同的教法学派与理论体系,而所有的不同,只在于不同学者对古兰经文及圣训的不同理解,他们都在伊斯兰信仰许可的范畴之内尝试对信仰做不同的解读。至于某些争议性话题及神秘主义思想,都是穆斯林群体的内部问题所在,是穆斯林群体内部矛盾,与非穆斯林并无任何关联。

我们需要谨记的是,在全球化大潮之下,伊斯兰信仰也在全球范围内得到了快速广泛传播,穆斯林群体跨出阿拉伯地区及穆斯林聚居区前往世界各个角落生活、工作,不同的生活习惯及信仰理念必然会引起不同地区民众的好奇,而有些人的好奇,逐渐转化为偏见与误解。

换言之,时至今日,依旧有不少人持有“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荒谬思想。

纵观全球,穆斯林群体似乎一直都无法真正融入他们所生活的主流社会,穆斯林学者们对伊斯兰信仰的精确解读,也无法得到非穆斯林群体的认可与接受。如此,穆斯林群体的生活空间越来越狭小,非穆斯林群体对穆斯林及伊斯兰的无知、偏见甚至仇恨也越来越深,而无知与偏见,正是伊斯兰恐惧症、仇穆思想、反伊斯兰主义的根源所在。

的确,美国乃至西方社会或许根本无法理解白人种族主义暴力事件可以和他们所痛恨的恐怖主义相提并论,毕竟,他们认定恐怖只属于穆斯林群体,他们认定恐怖的根源只在于伊斯兰信仰。

若想走出这个误区,我们就只能通过对伊斯兰及穆斯林的正确理解,而非对哈里斯、特朗普之流的盲从。毕竟,无知的后果,就是偏见。

倘若我们无法认知到偏见、傲慢与仇恨的根源,我们就无法理解仇穆分子的仇恨,“恐怖主义”就会一直成为拘禁穆斯林群体的枷锁。

 ---------------

编辑:叶哈雅

出处:半岛电视台

原文:Redefining 'terrorism' in America

链接:http://suo.im/4EPQ0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