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军东侵”与当代伊斯兰恐惧症

十字军东侵,西方社会称之为“十字军东征”,是一系列在罗马天主教教皇的准许下进行的、持续近200年的、有名的宗教性军事行动,由西欧的封建领主和骑士以对地中海东岸阿拉伯穆斯林国家发动的战争,前后共计九次。

对于十字军东侵,世人有不同见解。对西方基督教社会而言,它是基督教鼎盛时期对穆斯林的伟大胜利,而对穆斯林而言,它是基督徒打着宗教旗号对穆斯林的侵略战争。每当有穆斯林谈论“十字军东侵”这个话题,就会有人站出来表示十字军早已成为历史,我们不应沉溺于过去的失败无法自拔。

然而,很多穆斯林以及非穆斯林学者依旧坚信,“十字军东侵”仍然是和穆斯林世界密切相关的话题。他们认为,美国和以色列如今在不同穆斯林地区发起的冲突与战乱,就是对现代“十字军东侵”的最好明证。

时至今日,依旧有不少穆斯林将西方政府、甚至把所有基督徒都视为“十字军侵略者”。虽然这种说法会令很多人感到不悦,但是,它却反映了穆斯林长久以来对“西方”的真实解读。而美国著名东方学家伯纳德•路易斯(Bernard Lewis)认为穆斯林过于纠缠历史上的“十字军东征”,诸多其他东方学家也批评阿拉伯人一直沉溺在历史中无法自拔。

然而,不论东方学家怎么说,我们并不认为“十字军东侵”这个话题如今已经变得无关紧要。毕竟,现如今的世界已经进入全面仇伊、仇穆的时代,伊斯兰恐惧症大行其道,无法无天,不论是媒体、政客还是民间,都持续不断地发表着反伊斯兰、反穆斯林言论,甚至实施着一系列针对穆斯林群体的暴政与暴行。

此前,布什总统宣誓就职时为其做祷告的著名牧师富兰克林•格雷厄姆(Franklin Graham)公开侮辱伊斯兰信仰以及伊斯兰的先知,美国特朗普上任伊始,就一意孤行地颁发了“禁穆令”,西方诸多政府与地区颁布了大量针对穆斯林与伊斯兰的限制性法令……这一切,都让穆斯林看到了“十字军侵略者”的影子。

如此,穆斯林也会理所当然地将当代“伊斯兰恐惧症”与历史上基督徒对穆斯林的仇视联系到一起。就连上任教皇本笃十六世(Benedict XVI)也曾以早已过时的东方学家口吻对伊斯兰作出了不当评论,他的语言与腔调,跟中世纪基督徒用拉丁语批判伊斯兰的口吻如出一辙。

对于穆斯林与阿拉伯人而言,自“十字军东侵”至今,西方世界就一直盛行着针对穆斯林与伊斯兰的强烈敌视。

“十字军”并非只是历史上的昙花一现,它是一种基于宗教偏见的官方运动。“十字军”自认为所作所为都是上帝的指令,他们的最终目标,就是摧毁另外一个信仰与文明。

当然,我们必须承认,隐藏在宗教因素背后的,是经济因素。

“十字军”的另外一个目的,就是扩展殖民、建立殖民王国与政府,并征服当地居民。

西方人似乎从不关心一点——“十字军”不仅对穆斯林犯下了滔天罪行,也给大量生活在殖民地、占领区的基督徒与犹太教徒带去了巨大伤害。

“十字军”打着各种旗号展开了各种运动,他们的侵略行为延续了好几个世纪,时至今日,我们依旧很难相信,西方政府、西方人已经意识到那些运动的灾难性后果。

西方人及其政府总是想要让阿拉伯人以及穆斯林忘却自己给后者带去的灾难与伤害,他们希望后者能够忘却那些残暴战争与军事占领——不论是始于11世纪的“十字军东侵”,还是始于2013年的新一轮中东战争,他们都希望后者能够“宽宏大量”地原谅自己,他们希望阿拉伯人以及穆斯林能够抹去一切记忆。

对于伊斯兰历史以及中东地理政治格局而言,“十字军东侵”是极其惨烈的。种种迹象表明,西方势力的敌视与暴力干涉,都对穆斯林的国土与生活产生了巨大影响。

当然,我们也要承认,有些穆斯林会过于夸大宗教因素在“十字军东侵”过程中扮演的角色。历史学家认为,除宗教因素外,十字军东侵的背后还暗藏着诸多政治及经济因素,然而有一点是显而易见的——从古至今,西方侵略者的借口与托辞从未改变。

放眼当下,不少穆斯林国家依旧处于战火之中,而战争与冲突的背后,都会有以美国与以色列为首的西方社会作祟。西方世界对阿拉伯世界与穆斯林国土的轰炸与侵略之下,依旧暗藏着“十字军战士”惯用的托辞,对于他们来说,阿拉伯世界的国权与君权都毫无价值可言。

然而令人感到讽刺的是,西方文学与艺术依旧将“十字军东征”描绘的无比浪漫,他们依旧将“十字军”的侵略视为英雄行为。2005年,著名导演雷德利•斯科特(Ridley Scott)制作的好莱坞大片《天国王朝》,也故意遗漏了大量历史史实,将“十字军东侵”期间的阿拉伯人描述为负面形象,而将十字军侵略者刻画成为信仰、为人民抛头颅洒热血的烈士。

有时候,我们感觉西方人远比阿拉伯人更痴迷“十字军东征”这个话题。然而,二者的区别在于,阿拉伯人会永远铭记当代西方政坛反伊言论与中世纪“十字军东侵”期间仇穆、仇伊言论与行为的相似之处。

究其本质,西方与阿拉伯世界以及伊斯兰世界之间的一切冲突都源于政治。虽然很多时候这种冲突都体现在宗教信仰之上,但是,一切仇视与冲突都与宗教没有太大关系。

如果我们能够明白,阿拉伯世界以及穆斯林对西方的厌恶与反感几乎全都基于政治,那么,东方学家们对所谓“宗教因素”的标榜就会不攻而破。

西方政府故意营造出一种假象,故意让世人以为穆斯林讨厌西方只不过是出于宗教因素,他们这么做,只不过是为了逃避自己在阿拉伯地区发动战争与冲突的责任,只不过是为了抹黑穆斯林的形象。

不论是何种历史问题,它的遗留与否都取决于我们是否能够解决眼前的问题。要知道,虽然历史上的蒙古人对阿拉伯人带去巨大伤痛,但是,如今的阿拉伯人并没有对蒙古人带有仇恨,因为他们早已解决了历史遗留问题。然而,如今的西方世界不愿去谈论“十字军东征”,也不允许穆斯林谈论“十字军东侵”,这种沉默只会使穆斯林将“十字军”与当今西方政府更加紧密地联系到一起。

需要再次确定的一点是,“西方世界如今的所作所为都出于宗教因素”,这种说法毫无根基可言。然而不幸的是,当今西方世界所发起的世俗及宗教运动都把矛头指向了伊斯兰和穆斯林,现如今,某些极端无神论主义者就如极端基督徒一样,他们都致力于攻击穆斯林与伊斯兰,致力于抹黑伊斯兰和穆斯林的形象。

话说回来,要想做到不同族群与宗教之间的相互理解,光有语言是远远不够的,纵然是对历史事件表达口头歉意,也无法完全消除一切隔阂。当然, 对于穆斯林而言,连口头的歉意也属痴心妄想——虽然教皇约翰二世曾经以很敷衍的口吻代表“十字军”表达了一丝空泛的 “歉意”。

需要警惕的是,当今西方社会所盛行的反伊斯兰、反穆斯林言论与思想,很容易让人产生“误解”,很容易让个别穆斯林以及别有用心之人拿宗教做文章。

然而,极个别煽动分子并无力改变“十字军东侵”给穆斯林带来的影响,要想彻底让所谓的“十字军东征”化作历史,西方政府就需要作出实际改变,西方社会就要认识到十字军的侵略者本质,认识到十字军对穆斯林带来的巨大伤痛,从而杜绝甚至打击现今愈演愈烈的伊斯兰恐惧症及仇穆思想。

 -------------

编辑:叶哈雅

出处:半岛新闻

原文:The legacy of the Crusades in contemporary Muslim world

链接:http://suo.im/4RL6TO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