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文明的黄金时代

历史上的穆斯林一度引领着全球科技与文明发展的潮流,可是,自12世纪起,穆斯林群体的文化与思想逐渐退化,变得狭隘,沉溺于往日辉煌无法自拔。

近日,美国匹兹堡一家名为“公民科学”的调研公司做了一项调查,随机访查3200名美国在校学生,问他们是否应该在学校课程中学习阿拉伯数字。令人震惊的,这些貌似毫无意义的调查,却最终暴露了美国学生乃至美国社会对阿拉伯文化的态度。

该调查结果显示,近56%的学生认为他们不应该学习阿拉伯数字,还有15%的学生表示自己没有立场。

这项调查一经发布,便立即引爆社交网络,网友们疯狂嘲讽上述调查中56%以及15%的受访者。

也有人指出,倘若该调查提前对“阿拉伯数字”做简要说明,调查结果肯定会大不相同。

所谓的阿拉伯数字,就是我们司空见惯的0、1、2、3、4、5、6、7、8、9,以及这十个数字的所有组合。

“公民科学”调研公司董事长约翰•迪克(John Dick)表示,这是有史以来最好笑、最令人难堪甚至悲伤的调查,它让世人看到美国人的自大与偏执。

近六成受访者之所以反对阿拉伯数字,只是因为“阿拉伯”三个字。

或许,这些人如果明白“阿拉伯数字”这一术语的由来,他们也会为自己的选择而感到好笑或无地自容。

提起阿拉伯数字的根源,我们就要追溯至7世纪的印度。早在共有3世纪,印度数学家就最早发明了数字,约7世纪,阿拉伯人了印度大陆,建立了东起印度,西从非洲到西班牙的阿拉伯帝国,后来,阿拉伯人把这种数字传入西班牙。

至公元13世纪,在意大利比萨的数学家费婆拿契(Fibonacci)的倡导下,普通欧洲人也开始采用阿拉伯数字,15世纪时这种现象已相当普遍。那时的阿拉伯数字的形状与现代的阿拉伯数字尚不完全相同,只是比较接近而已,为使它们变成1、2、3、4、5、6、7、8、9、0的书写方式,又有许多数学家花费了不少心血。长久以来,人们以为这些数字都源自阿拉伯人的发明,所以人们称其为“阿拉伯数字”。

数字体系流入阿拉伯社会之后,著名的穆斯林科学家、数学家花剌子模(Khwarizmi)进一步完善了数字体系,他开发出“贾比尔”体系,即“代数”的前身。

除“阿拉伯数字”外,英语中很多专业术语都源自阿拉伯语——毕竟,历史上的伊斯兰文明曾经独领世界科技发展风骚,西方社会赖以自豪的现代文明,不论是自然学科还是人文学科,都留下了伊斯兰文明的深厚印迹。诸如海军上将、炼金术、壁龛、蒸馏器、碱、年鉴、鲁特琴、面罩、棉布、最低点角度、天顶距 、糖、糖浆、关税等词汇,全都出自阿拉伯语。有些学者认为英语中的“支票”一词也源自阿拉伯语。

读到这里,仇穆分子、视“阿拉伯”一词为大忌的极端分子必定会无比震怒。他们会说我们在胡编乱造,可是,事实确实如此。这些代表西方文明的专业词汇之所以拥有阿拉伯语词根,其原因也非常简单,那就是历史上的伊斯兰文明确实无比强大。

8世纪至12世纪,穆斯林文明代表着世界文明的顶峰,引领着世界文明的潮流,而同期的欧洲,则正处于中世纪的黑暗时期。因此,穆斯林世界所通用的阿拉伯语,也自然而然在西方文明史上留下厚重的印迹。

史实告诉我们,历史上的穆斯林曾经是数学、几何学、物理学、天文学、生物学、化学、药品学、建筑学、哲学、商贸等方面的先驱。无疑,穆斯林在这些学科的巨大成就离不开前人打下的夯实基础,但是,这些学科得到突破性进展并得以发扬光大,正是源自穆斯林的创新、努力与贡献。

为什么如今我们要再次翻开史书去重温这段早已被遗忘的历史呢?因为,了解这段历史,会让穆斯林群体及非穆斯林群体都意识到彼此的重要性。

在很多非穆斯林学者看来,伊斯兰文明与西方犹太-基督教文明誓不两立,二者是绝对的死对头。

诚然,西方文明确实值得我们每个人去赞颂甚至吹捧,毕竟,黑暗时代之后的启蒙运动给整个欧洲乃至世纪带去光明,人民拥有了思想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人人都有权争取自身权益,奴隶制得以废除,欧洲似乎转眼间转入人人平等的理想型民主社会。

而所有这些,伊斯兰信仰早在一千四百多年前就已作出明确规定。

然而,在后现代主义社会,出于对伊斯兰信仰的敌视,很多西方人虽然以民主自由自诩,但却选择抨击伊斯兰信仰所倡导的类似价值观与思想,将伊斯兰信仰所教导的一切称为落后的部族主义思想。

换言之,对西方人而言,除了犹太教、基督教之外,所有其他宗教或思想体系都是谬论。

问题在于,倘若西方社会不愿承认伊斯兰信仰的天启地位,那么,西方社会与穆斯林群体之间的矛盾,以及西方社会对穆斯林群体的敌视态度,都注定无法调和。

然而,作为穆斯林,我们还要扪心自问——我们的先辈们曾经如此辉煌,如今的我们,却为何如此落末甚至落魄?

这确实是个无比复杂的问题。很多穆斯林找到了一个无比简单的答案,他们认为,穆斯林群体衰落的背后,是我们信仰的倒退与缺失,是因为我们穆斯林罪孽过于深重。

虽然事实看上去的确如此,但是,这并非我们自甘堕落的理由与借口。

也有不少穆斯林认为,早期穆斯林先辈们之所以优秀,之所以能够作出如此巨大的贡献,是因为他们拥有真正敬畏真主、追随穆圣(愿主福安之)的伟大领袖。更有甚者,将穆斯林自身的衰败归咎于外部因素,认为这一切都是穆斯林敌对势力暗中作祟。

或许,我们需要的是一个更加现实的解释——早期穆斯林文明之所以独树一帜、引领潮流,那是因为彼时的穆斯林社会真正践行了伊斯兰信仰的教导,真正做到了思想的开明、开化,真正做到了百花齐放。彼时的穆斯林学者及精英们并没有妄自菲薄,也没有坐拥古兰经的真理而目空一切,而是放下身段去积极探索、吸收其他文明中的精华——印度数字最终由阿拉伯人发扬光大,就是最好的范例。

彼时的穆斯林社会,信仰自由、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只是常理,而今的穆斯林社会,我们看到更多的是权势与学术的结合,学者们似乎更希望明哲保身,保证自己的既得利益,不愿因为守护真理而与权贵为敌。

在伊斯兰文明的黄金时期,非穆斯林学者及其著作得到了大力保护,穆斯林领袖们倾尽全力保护、抢救之前的伟大文明,古希腊文明、古印度文明等,都被翻译至阿拉伯语,为伊斯兰文明的飞跃式发展奠定了夯实的基础。

然而,随着基督教十字军东征,以及基督教社会对穆斯林社会的一次次攻击,自12世纪起,穆斯林社会似乎陷入“闭关锁国”的困境之中,思想不再开放,文化也不再开明,穆斯林学者们逐渐失去了话语权,社会发展的重担似乎全都由父传子授的君王所掌控。

其后果,就是穆斯林社会的整体性收缩,穆斯林思想的群体性狭隘。

到17世纪,在印度的穆斯林帝国,出现了被称为伊斯兰史上第二个千年复兴家的伊玛目冉巴尼(Imam Rabbani)。伊玛目冉巴尼毫不留情地抨击了那些虚伪的所谓哲学家与思想家,他直言:“这几个世纪以来,穆斯林学者们的重心似乎在停留在几何学,但是,几何学能为我们的社会带来多大发展动力呢?三角形或五边形的角度,会给我们带来多大益处?”

穆斯林的发展现状只能用悲剧来形容,但我们绝不能沉溺于此,绝不能因此而否认事实,更不能因此而互相斥责。

与此同时,当外人一味斥责穆斯林群体,贬低伊斯兰文明时,我们也不应坐视不管,不应无限容忍他人对我们的诬陷与蔑视。

作为穆斯林,我们自身必须始终坚信,伊斯兰文明确实是西方文艺复兴与启蒙运动的基石所在。

可笑的是,很多人口口声声反穆斯林、反伊斯兰甚至反对与阿拉伯文化有关的一切,但我们的日产生活中,却处处充斥着伊斯兰文明与阿拉伯文化的影响,不可否认。

我们之希望,这世间所有的信仰与文明都得到应得的保护与尊重。

 

作者:穆斯塔法•阿克约尔(Mustafa Akyol),美国着名智库加图研究院(Cato Institute)高级学者。

编辑:叶哈雅

出处:Gulf News

链接:http://suo.im/4YDkAv

相关阅读